黑道大佬老婆


接到一個沒聯絡幾年的朋友(他曾經在死亡邊緣,我使用金錢及人面幫他離開香港)的生日邀請,他原來在深圳的士高當了燈頭,我表示已40歲了,現在更因在港婚外情關係,被老婆監管中,而且的士高不適合我的,他表示無論如何要和我高興一下,而且現在深圳的士高玩法不同香港的,男子會樂而忘返的,我只有盡辦法擺脫老婆在上星期去了。

當晚我上到深圳和他及一些與他一同在的士高工作的朋友吃飯(據說其中一個是香港黑道大佬),飯後我們便安排到的士高玩樂,他們很快亦在場找到女孩子(只19歲而已)陪伴了,可能我不喜愛太年輕的女孩,我便自己在飲啤酒欣賞別人歡樂。

在十一時許那黑道大佬老婆到來了,她亦被很多人呼喚「阿嫂」,經朋友介紹後傾談,在傾談中得知她是自己經營時裝店的,要收工才能到來,我無所事事亦留意了她,她那惹笑老練但憂鬱的談吐與26歲年齡很不對稱,而被緊身T恤及牛仔褲包裹著約5呎高的身材(我身高近6呎)那我估計的35C、22、34嬌小型,更是我喜歡的類型(我老婆是高大瘦削型),但很奇怪她對老公的左擁右抱視若無睹。

熟絡後我亦發問為何,她更憂鬱的表示:「已習慣了,在幾年前他上來深圳攪野便如此了,現在我亦很小來,眼不見為乾淨,今晚有人生日而已,現在實際上只是名義上我是他老婆,夜些我也自己回香港了。」聽她這樣說我只好轉變話題,其間得知她在年輕時慕他黑道的名,而跟了及嫁了他,現在成熟了已後悔莫及了。

可能她的背景,我沒有起任何邪念,只是和她飲著啤酒聊天,其間朋友亦有找來一些女孩作為我的女伴,被我一一拒絕,其實她當時亦留意我:「你不用陪我了,自已開心吧。」

我表示:「我沒來過及不喜歡這裡嘈雜的氣氛,更不喜歡那些女孩,夜些我也會回香港了。」

我們飲了一陣啤酒,朋友到來她表示去按摩,我亦表示要趕火車回港了,我跟她便一同離開,在等的士時她邀請我一同去按摩,我應允她,由她帶領去了。

到了按摩院我們分別沖身更換供應的衣物,在光亮的休息室更清楚的再見她時,她那美麗面孔,外露於衣物雪白的雙腳,更甚的在那薄薄供應的衣物內,她那隱隱的呼之慾出的奶奶,及可能室溫低而硬了的奶頭,使我的肉棒硬了,我只有用手上的毛巾遮掩著。

她吩咐要了雙人房後在取笑我:「剛才那麼多靚女都沒反應,現在見了我才有。」

我見她不以為意便也說笑:「剛才那些乳臭未乾的女孩如何和妳比呀!」

她憂憂的自說自話:「沒得比他便不會如此啦!」我們便默默進房接受按摩服務。

接受按摩期間我們亦傾談著,我亦不隱瞞我的家庭及發生在我的少數婚外情,她亦述說她在19歲結婚,結婚後跟著黑道大佬老公出出入入,風光了兩年便覺不喜歡這樣生活了,自己開了一間時裝店自給自足。

整個按摩期間,好在我們是盲人按摩,我不斷偷看著她,她那被按摩弄至衣衫不整而露出的豪乳邊緣,更在下經常被我看到的整個奶奶,那在褲頭外露之陰毛,使我的肉棒硬硬的頂起了褲子,而且想到她是黑道大佬的老婆,真的很想跟她來一手,但又不敢,亦好在是盲人按摩的,不然我的醜態便亦表露無為了。

在臨近按摩完畢,我的一次偷看她,被她回頭發現了,她的反應只是指指我發硬的肉棒,邪邪的笑著而已。

在時間到了,她問我:「我們可以在此過夜明天才回去,或是現在去皇崗過關回去。」

我回應她:「我們在此過夜怕不怕呀,妳老公如何呀?」

她說:「他現在不會理我的,何況我們又沒做什麼,鎖上門便可睡到明天了。」

我發覺她話中有話,便起身鎖上門坐在床上自著她。她合著眼而雙奶在衣物內隨著急遽呼吸而起伏著,使我的肉棒感覺到超硬超熱超大到極點,她還是合著眼問:「你整晚下面勃起著看著我,你想做什麼?」

我聽到她這樣說我便下床,我站在她床前看著她紅著的臉,起伏的雙奶,禁不住彎身吻了她一下,她開眼看我一下再次合上眼:「你不怕我老公嗎?」

我用一個深吻代表答案,而雙手亦開始由她衣領插入,將雙手按在她的一對豪奶上面輕輕的揉捏撫弄,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指輕撫著她的乳頭,看到她的呼吸急速起來「嗯……嗯……」低吟著。

我移身至她身旁,開始解除她身上的衣物,她只作輕微反抗便讓我除下她的所有衣物,她只合上眼?在床上。我在欣賞她的全身,她感到我看著她羞羞的說:「不要看,你答應我,我們只此一次,更不可給他知。」

我答應她:「好的,但我們沒有避孕套可以嗎?」

她說:「今天是安全期,我已差不多整年沒做過了,你不怕我可以的。」

我上床嘴唇吻著她的小嘴,她的舌頭已急不及待與我的舌頭糾纏在一起,她也不時的把她的香舌伸到我的口中,我們熱烈的吸吮吞嚥彼此的口水,她的情慾逐漸高張,雙手緊緊抱著我的頭,身體像蛇一般的扭動起來。

我的手按著她豪奶搓揉著,她的奶奶雖然很豐滿,但奶頭卻不大,她的奶頭很快的就充血變硬,這時候她的身體在扭動,發出的呻吟:「唔……嗯……嗯……嗯……」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