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的丁字褲


去年秋冬之際收到一張喜帖,是大學學弟寄來的,其實和他並不太熟悉,只碰巧他結婚前兩個月左右遇上一次,互留了通訊地址,結果就……

印象中的他一直熱衷於學生政治,凡是可以選甚麼的他都想參一腳,看起來彷彿對甚麼事都很熱心,可是暗地裡我覺得並不是那一回事,偏巧我這人不喜歡這調調, 故而不曾深交,我知道當初他拉攏我只是因為我身兼學校兩個社團社長而已。

既然收到喜帖,沒辦法!我是個濫好人,反正也沒事,吃一頓好料的也好。

直到快接近日期,我想先確定一下比較好安排行程,哪知仔細一看,請客地點竟然是在台中,不過有遊覽車團體前往,好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去就去吧!

受不了他熱烈的歡迎,好傢伙!竟然派給我任務,害的老子沒吃到多少,他自己倒好,與新娘子都喝的有些不穩了,看來他的酒興大發,他送客時還鬧得不可開交, 我呢!正清點飲料數量給餐廳結帳,這好像不該是我做的吧?

還好,另外一個漂亮妹妹,說是學弟他表妹,她負責和餐廳結帳,她還蠻關心我的,不斷的發出感謝的微笑,讓沒吃飽的我有個安慰獎。

賓客盡散,杯盤狼藉,付了帳收拾妥當,大家說「byebye!」的同時,他們禮貌性的「誠心」邀請我去他家續攤,卻隨口問道:「學長!您怎麼回台北?」

廢話嘛!老子當然是搭遊覽車。

車沒等我,當然沒等我,車早走了。

我跟著一狗票都叫學弟的半醉客回到他家。

沒想到他家打理得不錯,父母就住樓下,小倆口自個兒住四樓將近50坪,房間夠多,我只擔心等會兒我睡哪兒。

同樣的酒席早已擺設完畢,含新人,連我總共有9個人,夯不隆咚也湊足一桌,桌上只有我沒吃飽,其他的人觥籌交錯,反正在家裡沒有關係。

大家的話題不外乎新郎新娘今晚的好事,但是我看新郎的模樣,今兒個是成不了事的,中途,新娘子先行退席梳洗,整桌就剩下男的了,不一會,又走掉四個,我懷疑他們的樣子能開車嗎?

落盡鉛華的新娘子穿著一套鮮紅色的短洋裝重新上來,剪裁相當別緻,稍微露背,胸前的襟帶繫結在後頸子上,白嫩的香肩露了出來,更顯得出色,卸妝反見嬌艷, 臉色紅暈酒氣未消,再看美臀曲線更令人稱讚,穿上這件洋裝後,雪白大腿幾近裸露,寬敞輕薄的料子粉容易曝光,這等身材穿新娘禮服時完全看不出來。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