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辱的女友


聶峰在這個大城市的一家廣告公司做設計收入還不錯,為了節省開支又做起了二房東,把另外兩個房間租給了四眼和小胖。雖然女朋友淑珍覺得有點不太方便但能節約不少房錢也就沒怎麼反對,再說四眼又是聶峰老闆的弟弟。

淑珍可是個小美女,是化妝品的導購小姐,美麗的容貌會讓很多客戶感到欣喜,其次就是她甜美的聲音聽了就會讓人舒服一整天。自從四眼住進來後,淑珍老是覺得怪怪的。他時不時地偷看她,雖然四眼的房間裡有電腦。

但只要淑珍一回來,他就做在客廳看電視,還經常冷冷地盯著她短裙下的玉腿,讓她感覺極不自然、很噁心。四眼那傢伙是個富二代和母親鬧彆扭所以暫時搬出來住了,他的房間帶陽臺和獨立衛生間,弄的後來只要聶峰不在,淑珍就不敢去涼衣服。

那晚上,聶峰加班,小胖農村來的剛高中剛畢業有點錢就去上網,房間裡就淑珍和四眼。突然淑珍被人用力扯住長髮,頭被迫往朝後仰,脖子也被勒住,朝房間拉去。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是四眼。高瘦的他大喘著氣,目光冷酷地盯著自己的胸部。

"你、你要做什麼?!他們快回來了。"面前四眼的樣子讓她覺得惶恐,兩手捂住胸口。抬頭看到自己昨天剛換下還沒洗的內褲和絲襪揉成團放在他放電腦的寫字臺上。

"你太變態了!"淑珍臉上羞紅。

"今天別指望他們,我剛剛和他們打過電話。"

四眼甩手兩個耳光,還沒等淑珍反應過來,已經被推倒在床上。麻利地用繩子將她雙手和雙腿的膝蓋綁在床頭的鐵杆上,這個姿勢讓她非常的難堪,她的短裙已經褪到腰間,絲襪下的內褲浮現在他眼前,腿幾乎是180度地打開,努力地掙扎,但唯一的效果只是抖動了兩科奶子,強烈的羞恥感侵襲心頭。

剛喊"救命。"又被四眼用他的穿了好幾天沒有洗的內褲堵住嘴。只有恐懼地瞪著眼睛盯著他。

四眼抽出腰上的皮帶,狠狠地抽在淑珍身上。雖然隔著衣服還是一陣刺痛,一陣慌恐襲上心頭。"讓你喊、讓你喊""啪、啪"又兩下。淑珍含著淚水,頭搖的和波浪鼓一樣。四眼小心地把她嘴裡的內褲拿出來,接著卻又是一鞭抽在淑珍身上。

"啊~!我不喊,我不喊了!"

"真是個下賤的浪貨!昨晚你叫的這麼浪是不是要勾引人。"四眼毫無憐惜地又是一鞭。

淑珍不想再吃鞭子,驚恐的朝四眼大喊"我是浪貨、我是賤貨".淚水一顆顆地沿著她嬌嫩的臉頰滑下,只能儘量把自己說得淫穢不堪,希望能換換取取四眼的一絲同情。

淑珍的淚水沒有喚起四眼的良知,反而更激起他淩辱嬌弱美女的殘酷心理,上衣被他扯開,半邊酥胸裸露在外。他把她奶罩往下一翻,嬌豔的乳頭激起他的野欲,低吼一聲,吸吮、舔弄奶子,兩顆豐滿的奶子因為他雙手肆意粗暴的搓揉、變成各種樣子。

"啊~~~~討厭!"淑珍劇烈的扭動身體,躲避被這個齷齪的四眼玩弄自己奶子。

淑珍的乳頭被他靈巧地捏弄,沒有一會,乳尖便挺起來了,很奇怪的感覺——下體竟然有些灼熱。

"四眼哥,快停手!不要這樣,羞死人拉!不要~~~.放過我吧~~!"淑珍只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一會用五指緊抓不放,一會用掌心輕輕絲磨,一會又用指頭捏擦乳尖。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

"賤貨還怕羞,每完叫的怎麼浪不就是想勾引我們!"四眼一下又變了異常冷酷讓,伸手又要去拿皮帶。

"是的,是的。我就想勾引四眼哥哥。"淑珍討好的回答。

"是不是和妓女一樣,想要所有男人來操你!"四眼說著粗暴地將絲襪從她兩腿之間扯開,將她內褲撥到一邊。

"我想當妓女,喜歡和妓女一樣被別人操。"淑珍的花瓣早已分泌出晶瑩的淫水,恥丘一下羞恥地顫抖。

四眼將手指插入淑珍敏感的肉穴裡粗魯地翻弄攪動,大拇指不斷揉搓她的陰核,淑珍身體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紅,女人的情欲被逐漸喚起。

"讓我欣賞下你那淫蕩、下賤的表情"四眼野獸般盯著她看。

"我是下賤的妓女,再粗魯點點~~~捏我的奶子~~~"敏感的身體被玩弄下,淑珍忘形地呻吟全身就像有無數螞蟻在爬動,心中有一中說不出的難受感。

"你這欠幹的婊子,跟雞沒有區別~~綁著被玩還叫的這麼爽。"同時迅速地脫去身上衣服,巨大的龜頭下一根細長的肉棒。看的淑珍害怕自己的身體會不會讓它戳穿,興奮感又侵襲身體。

四眼挺著肉棒在淑珍的陰核上不斷摩擦,雖然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在被鞣料踐踏但一波波爽快的碎浪侵襲淑珍的身體,雙臉頰緋紅、嬌喘連連,羞恥心當然無存,全身輕輕顫抖。

"臭婊子,屁股要抬的高高的。"四眼將巨大的龜頭抵住花蕾,一用力淹沒其中,緊張刺激淑珍的胸部一起一伏,扭動腰身掙扎忍受著呻吟。

"給我~~~給我墊個枕頭~~"淑珍只感覺又熱又硬的東西把自己狹小的花穴撐開。

"真是條發情的母狗。"四眼粗暴地抬起她的屁股,將枕頭塞了進去,再次挺入。

"不行~~~我的身體好象要融化了~~~~."淑珍狹窄的陰道受不了四眼的粗蠻進攻,扭動臀部去適應大龜頭的肆虐,而被狹窄的花徑包裹摩擦的雞巴更威猛,刺的更深,直頂子宮。快感從小腹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

四眼扯著雪白的雙乳,開始一連串狂野粗劣的抽送,淑珍擺動著自己的豐臀,淹沒羞恥心的快感。真的確認自己是讓男人滿足的妓女。會陰的肌肉有規律的發出一下下收縮,晶瑩的蜜汁隨著猛烈的狂插噴灑在野獸般龜頭上。令人休克的快感一波波將她向高峰推送。

四眼的龜頭有一種被不斷吮吸的酥美快感,不期然地丹田發熱、肉具堅硬如鐵、小腹往裡收縮。他感到腦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連忙緊緊抵住深處。伴隨淑珍高潮的呻吟,一股股又濃又燙的精液盡情發射。

看著幾乎失神的淑珍,四眼又拿出手機邊拍照邊用力地搗了幾下,"臭婊子,以後要隨叫隨到知道嗎?隨時來給我去火。"

晚上十點多,聶峰才加完班回來。淑珍害怕他發現,心情有低落早早就上床睡覺,四眼和往常一樣緊閉著房門在房間裡玩電腦。

以後的兩天,淑珍不敢一個人呆在家裡。經常和聶峰同進出,可到了半夜,淑珍讓尿給憋醒了,憂鬱了一下才出了房門。可意外的是四眼的房門開著,他一邊玩電腦一邊正朝淑珍這裡張望,四目對視。

"過來,騷貨!"

淑珍實在沒有想到聶峰還在裡面睡覺,這個四眼就敢這麼大膽,內心一陣慌亂。趕緊關上自己房門走到他旁邊:"我想上廁所~~~~~."

"他媽的,你這幾天躲著我?"四眼冷酷地盯了淑珍兩秒又繼續關注電腦屏幕。

"沒、沒有~~~~."淑珍內心七上八下的亂成一團。

"剛剛看了部毛片,雞巴漲的不得了,幫我來吸吸~~~~."四眼根本就沒有抬頭。

"我、我想上廁所~~~."淑珍哀求著說

"我都憋了兩天沒上你了,你就不能再憋會。"

淑珍內心一陣委屈,想著萬一聶峰醒了怎麼辦!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