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錯的春藥


我在一個大的針織企業工作,雖然結婚將近十來年。夫妻生活卻不怎麼如意,我老婆好像有性冷淡似的。所以,我時常把目光集中到單位的女人身上。

我們單位女職工比較多,所以我們班組裡的三個男人就成了重點保護對象,一般有活那些姐姐妹妹也不會要求我們去幹,只是夜裡上班時説明她們檢查一下設備而已,所以工作很清閒。

在我們班組裡有兩個女人和我同一年上班的,一個姓陳;一個姓劉,小陳是我技校的同學,小劉是頂工來的。由於全是一起入廠的所以覺得親切了些。小陳個子不算高,屁股很大,腿比較短。走起路來大屁股一晃一晃的,我平常在她後面走的時候總是欣賞她的大屁股,她的奶子從外面看很鼓,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戴著很高的乳罩。小劉長得還算可以奶子很大,屁股卻不太大。身材算是一般吧。

由於班組裡女性多,所以時常和她們開一些暈扈滿A也時常的遭到一大幫女人報復。有一次我從班組裡一個大姐旁邊走過時,故意的用手裡的紗錠頂了她一下屁股,嘻嘻哈哈的說「呀!不好意思,我用紗錠把你強姦了」這下可惹了禍,那個大姐一招和,同時竄出好幾個,一下子就把我給圍上了。有幾個上了歲數的,一邊笑一邊說:「小兔崽子,跟老娘們鬥,來呀姐幾個把他的衣服剝了」說著就動起手來,我一邊求饒,一邊逃走,最後還是讓她們把我抓到,剝的我只剩下一條短褲。我只能躲在沙包後面,直到下班,這些大姐們才把衣服我。

第二天我上後夜,在上班的時候,順便從我同學開的獸醫院過了一下,嘿嘿~~從他那裡拿了幾粒獸用催情劑。準備將這些催情計放到昨天剝我衣服的那個老娘們的夜宵裡。

等接了班,我就悄悄的見半顆藥片粘碎,趁大家不住意順手放到了一個飯盒裡,就去上班了。夜裡兩點的時候,小陳叫我同她去一起檢查。平時的時候輪到她檢查的時候,都是我陪著她去的,這次也不例外。也許是小陳晚飯沒吃好吧,所以在我準備工具的時候她就把夜宵吃了,沒等到休息的時候大家一起吃。 我們按照以往的路線檢查,當進了電梯,準備到廠房上一層的時候,我發現小陳的臉色很不好看,兩腮紅紅的。眼裡有一種春情蕩漾著,我就問「怎麼了?小陳?哪裡不舒服?」她沒說什麼,只是低著頭撇了我一眼。

說道:「沒什麼」頓了一下又說:「小金,你能不能想個辦法讓電梯停下來,卡在這裡?」我回答到:「哪有什麼不可以,我對電梯有研究」。 我們廠的電梯是那種老是的電梯,在電梯頂上有一個出口,平常用一個蓋子封著,只要將蓋子桶開,電梯保護動作,就會隨時停下來,只要這個蓋子不合上,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出不去。有的時候上後夜我困極了,就用這個方法將電梯停在樓頂睡覺。來躲避差崗的。

下一篇: 淫蕩美婦人